*內容擇取自:

羅婉儀《一冊女書筆記──探尋中國湖南省江永縣上江墟鄉女書》(香港:新婦女協進會2003年)。

@所有文字、圖像、錄音均屬作者擁有。使用者請先取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一冊女書筆記_網路檔案

作者         羅婉儀

攝影      羅婉儀 施援程

設計      施明坤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是我抵江永的第一天。這之前,看過一點點有關女書的資料,但一切都在想像再加想像裡頭。那天,午後,身處江永,在周先生家看到了一些女書文本,女書實在的模樣就在目前,弧形菱紋斗線,美麗懾人,而這感動我的背後,那一個個我想要去觸摸的傳說、神話,不再遙不可及,但在手眼觸及處,又是那麼遙遠古老,那末平凡而又深邃,不能言語,究竟,是神話抑或不是神話,當下,我噙著淚水,不知身在何方。

同一天的晚上,我在周先生家認識何靜華大姐。我第一次聽女書歌,唱的人就是何大姐。

 

何大姐唱女書歌,委婉動人。淺灰色西裝外衣蓋著她寬大的身軀,幾隻髮夾別著黑黑密密的頭髮,一隻藍色,另一隻藍間細條紋,戴著一對金耳環;何大姐準備唱歌的時候,架起了周先生的眼鏡,雙手拿起那粉紅色紙造成封面的女書文本,看著,開腔,唱,語音那麼年輕,美麗。

 

第一次聽女書文,我這才發現誦讀女書,原來是以唱誦的方式,一個字一個音,七個字一句,字字音節拉長,拖拉迤行,娓娓委委。

 

我聽著聽著,沒有聽懂,似乎也沒有在聽,如果有神馳往外的話,如果體內血液可以凝住,我想,就是這個意思。

 

年少的時候,何大姐常常看到她母親跟一些老婆婆坐攏在一起,邊做事邊唱歌;她有一個姨娘,住在上江墟鄉一帶,何大姐一有空就跑到那裡去,跟姨娘學繡花學織帶,在那裡,她聽到姨娘大姐們唱歌,聽多了也就可以跟著唱,「紅鞋子,女字花,兩個姑娘進歐家,歐家姑娘出借問,借問織鞋書字花……」,她也見過一些紙本布本,依稀記得上面寫有一些她看不懂的符號,大姐姨娘她們叫它做「長腳文字」。

 

幾年前,何大姐看到一個電視節目,節目內容介紹在江永縣上江墟鄉的四個老婆婆,她們識寫識認一種其他人不懂的文字,叫「女書」;何大姐這就想到,這「女書」應該是她所見過的「長腳文字」。

 

何大姐懂得很多女書歌,也很喜歡唱。但認寫女書,倒還是這近年的事情。

何大姐的小兒子幾年前因為意外去世,她非常悲痛,一天到晚在流淚;她想起母親以前心煩意亂時,就會唱一些比較悲傷的歌,於是她也想到了把自己的悲傷用女書字寫下來,用以解愁。可是寫呀寫的,何大姐一個字也寫不上來;她從來沒有學習過女書字,依憑記憶想像,寫下來的不太正確,也不好看;於是她把以前不知在什麼地方弄來的有關資料,把裡頭有女書文字的部分翻一翻,看見什麼「靜坐修書在扇上……」,什麼「自己寫字在扇上……」,於是想要借用這句話,也想要搬動那一個字,她就這裡那裡看一看,這字那字怎樣寫,一句一句的翻,一字一字的寫,慢慢的,何大姐懂得許多,也寫了不少。那個時候,何大姐年過六十。

 

當夜,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晚上,何大姐唱了一闕關於她自己生平的女書歌。

 

        靜坐房中修書本         訴我可憐傳世間         我是出身寒苦女         不比富家大姑娘

        不曾提筆雙流淚         想我可憐訴不完         要知我的寒酸苦         聽我一二說分明

        家住湖南永州府         永明縣內有家門         西門出城五里路         河州尾村有外家

        我是出身姓何女         父母取名何靜華         爺娘所生唯我小         一個姐娘四個兒

        我娘亦是命輕女         四個兄姐盡落陰         一兒一花成長大         始為父母為心歡

        雖然家中多苦楚         爺娘愛我掌上珠         搭福爺娘多疼惜         送我讀書三四年

        年登跨上二十四         爺娘嫁我蒲家門         來到蒲家本是好         一家和氣過光陰

        生下兒女有三個         一朵紅花兩個兒         夫君離家幹工作         我帶兒女守家園

        省吃儉用操勞苦         才把兒女養成人         養兒養女日雖苦         為兒為女苦又甜

        夫君工作坎坷路         幾次受難遭折磨         夫君遭難如刀割         全靠兒女解我心

        我勸夫君要想遠         雨後又有晴天時         眼看嬌兒多勞練         望夫脫難建家園

        同心合力把家建         建好家園有功勞         一家團圓多歡樂         雖然家苦水亦甜

        日出東方紅日色         正是花開著熱時         誰知烏雲頭上蓋         一陣狂風到來臨

        烏雲蓋在我頭上         狂風大雨淋我身         莫非前世未行善         給我急曲與憂愁

        廣東來電傳悲信         小兒車禍落陰橋         小兒年甘二十八         年紀輕輕離世間

        立時哭到肝腸斷         眼淚四垂揩不開         朝朝起來朝朝哭         哭煞世間人不知

        千般可憐在心氣         小兒落陰血淚流         只氣我兒不在世         一樹鮮花落地霉

        陰陽永隔真難捨         起眼望來有幾多         夜間不眠五間哭         哭到山動地也搖

        不怨天來不怨地         只怨命運好可憐         小兒離娘陰間去         丟下孫兒一歲人

        有爺生來無爺養         一歲孫兒真可憐         想著我身真無路         行不安來坐不停

        走到東邊日頭曬         走到西邊著雨淋         又想將身自隘死         又氣孫兒離不開

        不死在世日難過         去了黃泉誰帶孫         左思右想不能死         顧大孫兒創家園

        好心鄰里相勸我         勸我慢慢要想開         勸我不要日日氣         就是哭死氣不回

        飲水要念源頭水         種樹拋榴念樹根         好好將孫來顧大         孫兒長大家盛興

        千急想開勻勻氣         急弱身體更加難         丟下憂愁少思想         撥開愁雲慢想開

        聽將善言和良語         十二時辰記在心         小兒落陰氣不盡         又再雪上更加霜

        願想苦後有甜日         為何我的苦不完         兒不孝爺不覺將         恐防孫又不孝兒     

        我的寒苦說不盡         命有萬般的可憐         受苦傷心肝腸斷         幾時命休將安然     

        人人都說黃蓮苦         我比黃蓮苦十分         我的悲苦訴不盡         受盡寒霜雪上眠

        年輕養兒為防老         兒不孝爺依靠誰         告出四邊齊痛惜         痛惜前生修不全

        心中想起無出氣         自己修書訴可憐

 

洋洋八百多字,訴說何大姐的生平,這是她第一篇親自書寫的女書文字。

過去,在女書文本的搜集中,有說約有百分之八十的文本是屬於傳記式的作品。其中有一人一傳的自傳式記述,有一類型人物一傳的,如寡婦的傳記記錄,也有一事一傳的,如歷史故事鄉間趣聞傳說等等。

 

的確,好些婦女到了晚年的時候,都會有把自己的生平用女書寫下來的想法,也許是知道,或許是聽說,有祖輩或鄰里或朋友把一生的事跡寫下來,來回反覆唱誦。事實上,自傳式的記述,大概是婦女們最熟識最容易又最喜愛發揮的題材,會寫女書字的就自己執筆,一句一句的寫下那不用費神去背誦的一事一物,一情一景,不會寫女書字的婦女,就一句一句的唱,或斷或續,或一氣呵成,請懂女書字的人代她寫下她的口述故事。

 

口述故事,寫身邊小情小景,小人小物,口述自傳故事,寫自己的小小大大。歷史典冊裡面的章節,沒有這些小婆子姑嫂嬸姆姐娘的份兒,於是,這些小婆子姑嫂嬸姆姐娘就開腔口述,記她自己的故事,記她自己想起的故事,記她自己想說的故事,口述下來的,悲、苦、離、情,是屬於她自己的,苦、離、情、悲,選用了屬於她的語言符號,離、情、悲、苦,還會寫下來,或者請人寫下來,用一幅黑棉布,或者藍色的,包裹著,用針用線,一一迂迴地釘起來,紮實的,薄薄的,一個本子,收起來,是她的一生。她的一生,可以翻來看看翻來讀翻來唱,口述追憶,我的存有,或者我的存無。

 

何大姐自己可以寫,於是她寫了一篇又一篇自己的故事。

 

我唱我的悲,你要聽。你不要聽,我還得唱。

何大姐還幫人寫傳。我在二零零零年三月到江永的第二個晚上,她就唱了這樣的一闕:

 

        提筆修書站扇上         可憐幼女落扇中         一的紅花不在世         二的將身福薄啦

        自小在家跟娘做         不得歡樂在娘樓         日頭出山跟娘起         日頭落嶺跟娘歸

        沒日樓中做日女         不得窗門吹口風         只因家中多寒苦         花在娘邊苦盡多

        不得歡言過一日         不得樓中舍落時         轉眼幾載成長大         紅花長大嫁出鄉

        爺許娘嫁王家屋         苦過甘來比蜜甜         嫁到王家九年滿         一家和氣鬧熱多

        生下兒女有兩個         一兒一花伴女兒         正好花開花鬧熱         身得星數不光輝

        花得重病求醫治         錢米用盡花落陰         立時哭得肝腸斷         可憐年輕早落橋

        吳香離開陽光道         放下兒女赴黃泉         哭花年輕黃泉路         氣花夫主與嬌兒

        夜間上床垂垂淚         眼淚飄飄落墊頭         眼淚濕透枕頭墊         坐靠良床到天光

        每日天光天明亮         百鳥啼來驚動身         清朝起來哭到黑         花在陰司聞不聞

        氣我紅花去得早         牡丹花開地下埋         我哭紅花天地動         外甥哭娘日月沉

        跨進大門嘆口氣         手拿千般做不攏         開開大門起眼看         看見青又伴白雲

        青天白雲風打散         娘的愁眉撥不開         世間只是娘命苦         就是哭死人不知

        想來想去雙淚淚         不想世間路上行         只想陰間伴女去         腳踢當頭萬事休

        四邊之人齊相勸         定起心中不憂愁         外甥男女長大後         外甥長大家興盛

        山窮水盡疑無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有日雲開見日到         梅花香自苦寒來

        聽得勸言心歡喜         感謝四邊解勸人  

 

這是何大姐幫她的大媳婦寫有關她一個年輕去世的好朋友的。女書文章成就傳記後,再加上漢字譯文,送給死去了的朋友的母親,留作一個念記。

 

當何大姐拿著這一闕文本在唱的時候,她的媳婦就站在旁邊,後來坐了下來,靠攏著何大姐,看著何大姐那寫在本子上自己並不懂得的女書,聽著,看著。

 

我們說女書古老,屬於過去,這一代的女子上學,課堂裡不會教唱寫女書,也大抵不會有關於女書的歷史,記述古老的女子人家,如何在膝上鋪一張紙或布,用柴炭、或者用一根小柴枝,蘸墨蘸炭書寫,寫紙寫扇寫三朝書寫傳,或繡花織帶績麻,圍在一起,或者沒有圍在一起,就一個人,在唱。畢竟,女書已老去,她的功能跟過去的不一樣,只是,這裡坐著一個不懂女書的女子,她不懂唱不懂寫不懂看,也沒有想過要去學習女書,但她在聽在看,而且,這她聽著看著的女書,還是她請求幫忙書寫的。

 

大抵要有一種符號,寫載一種心情,一份屬性,可以抒歌,遠遠近近。

 

女書何其老去。女書何其遙遠。卻還在目前。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